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苇苇草

苇苇草

 
 
 

日志

 
 
关于我

先天不足,后天失调,注定了我难成一棵大树,甚至也成不了一朵月季花。我只是一根俯卧在黄土地上的细细的苇草。 苇草,纤弱可怜,一阵风,一口气,一滴水,也能让他毙命。但身为一根苇草,我毫不自卑……这芸芸众生其实也大都是草,最终大家也都将化作草……何况我还有着自己的尊严,挚情,思考? 虽然命运已赋予了我很窄的空间,我也无所谓!我常常仰望着天空,痴情地做着白日梦……既然我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那就尽力去拓展它的高度。 苇苇小草,凌风起舞……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邻居(2)  

2017-04-16 11:38:32|  分类: 心灵牧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邻居叫老王。老王属猴的生性好动,就是上网,也常常情不自禁按捺不住身子不断往前电脑屏幕前凑,弄得椅子“窟通窟通”,奇怪的是,老王在点击鼠标同时,他的嗓子还不时发出“喔--“一些意外的惊叹声,好像不断地发现了新大陆。老王“喔喔……”也许是下意识的但坐在他对面的我若正在思考,那声音会就会不时骚扰,烦人得很我俩面对面,我必须整天面对一张苦瓜脸,还要聆听喉咙里的喔喔,倒让我很不自在好在老王平时不大上网,喜欢手机微信聊天,整个喜欢蜷缩在椅子里反复看一张党报纸,这倒节省了我好多心思。     一天,因为孤陋寡闻,老王又闹笑话了。也许他没当过县级正式的比赛评委,因为他对大赛的常识几近不知道,当他得知学校的某某未能获奖时,居然问主任,这里市级优质课大赛不能设个四等奖吗,一等奖不是内定了好的么?我暗笑不敢吱声——老王曾明令交代,禁止他说话时别人插嘴。等他一离身,我才敢说,我的妈也,如今这世上哪有四等奖的名目啊,除了一二三奖之外,顶多也就是优胜奖、组织奖、优秀团队奖,那也全都是安慰奖项再者据我所知,但凡当专家的人,人人都有尊严的,他们绝不会为几包烟两瓶酒就出卖了自己的尊严人格的道德底线,怎么会事先就内定好呢?想当年我当省级评委,我们晚上开会讨论名次,人人过关,公平公正,严肃的很呢……

今天一把手打电话咨询我,问下午我要不要在学校会上对上周调研的情况做反馈,他说王老师要发言,一边谢绝,一边做了解释:因为这次调研少数人都是有问题,被调研的老师们也都有面子,所以我们得出的结论,不宜在全校大会上通报,所有情况领导知道就行了,何况我们文科组已经分别跟调研对象一一做过交流,因此我就不准备在会上发言了。一把听说我的解释就说好吧,也没坚持再要我发言了接完电话,我赶紧给头顶上的二把手送上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我个人的一些看法。果然,下午会上二把手说话了,但基本都是我纸条上内容;我其实让二把手帮我发言了。现在做人很难,因为说实话得罪人,说假话违背良心。下午的会上校长们讲完话时间就多了,大家等着下班呢。老王,他要发言,那就让他去表现吧。老王特喜欢走上层路线,打报告邀功显摆,还喜欢抓住时机表现自己,往往缺少一种特级应有沉稳自律自重,这一点,我很是反感……我就反对他事事张扬,喜欢出风头,其实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干嘛呢?压制别人也提高不了自己多少。咱说到底就是个临时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那天下午,果然三个校长依次发言,老王声如洪钟也上台讲了七、八分钟。老王的发言有些语境不符。被调研者其实个个有问题,正因为如此,学校才让我们逐一对他们调研啊,可是他居然对被调研者的课进行了充分肯定,什么准备充分,备课认真,教态自然、富有激情各显神通精彩纷呈……领导在台上表情木讷,看不出反映,但心里肯定不满意。领导是要借我们的嘴说事训人啊,这个意图我没帮他完成,老王更没完成。事后群众反响不小,我听到后在后一次教研组长会上就给他消了毒,但他不高兴。“教态自然、富有激情”,“各显神通“精彩纷呈”,是老王每次视导后都喜欢用的词,这种套话其实均没有真正的内涵。但是老王对自己的表现,似乎很满意,那天晚饭后,老王很得意,就在宿舍独自高歌只上云霄了,全然不顾隔壁的老外和我

……其实老王不知道,我今天也很得意,因为我的意见统统被二把手原版转载,他在台上说说,就是我在台上说说,我和他唱双簧呢,其他人哪知道?咱老百姓,有些意见看法,能被掌权的采纳,引用,从掌权者口中说出了,那也是成就感。

老王常自以为是,不动脑筋,想当然办事,结果适得其反。2016高考,老家不知道老王已经出门打工,来电呼他去参加高考阅卷,担任阅卷核心组成员。老王接到电话,他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不已,走了的姿势也大不一样。高考阅卷,有报酬,这个事情明白人都知道,……可是老王他居然跟这边校长要求请公假,因为公假不扣钱,他盘算着这样自己可以拿三份工资,一箭三雕。这里的校长听后自然不高兴,你本有工资,帮老家阅卷还有工资,我这里活你十几天不问了,我为什么还要给你开工资钱?于是就不同意,只同意他事假,请事假是要扣钱的。他走那天根本没去巡视,但事先居然就写好了,主任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事,很恼火,因为他的教学记录是假的。老王走时也不和主任说,不打主任,也就算了但他事后给主任发了一个微信,不是请假申请——而是几张他和阅卷核心组名单的照片,他不知道,我们的主任看后更生气,以为他在显摆……主任第二天上班时就在我面前发火:老王也不是余姚教育局派出的,就是有这事,也不过参加改卷而已,我们都参加过啊,你摆什么阔呢……更搞笑老王阅卷回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竟然凌晨4:18分在校园工作群里发了三张宣传自我的图片:一张是阅卷场地,一张是成员合影,一张是核心组名单。可惜他发了照片,一天过去,大家在群里没反应似的,没有一个点赞、送花、送咖啡的大家不出来捧场……老王做事不考虑自身身份,也不考虑效果,他似乎不明白,学校工作群是反映工作的地方,不是自己宣传自己的平台,就是要宣传也应是组织出面。他不懂一个规矩,你身在浙江打工,还在宣传在自己在江西的成就那就有点过。再说60岁的人还去高考第一线阅卷,虽是核心组成员,但只是组员,连个二级组长也不是,也不见得就是很荣耀的事,因为阅卷本本是很辛苦的事,有什么值得宣扬的呢?也许是老王第一次经历这等大事,才如此看重、如此激动……到此,我就想一个人还是低调好,五十就该知天命了,何况已是花甲人呢?

和一个个性十分张扬而不拘小节的人儿朝夕相处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老王不讲卫生,不太爱洗衣服,六月中旬,老王仍旧三天不换一件最时髦的格子衬衫,坐在我对面,老王身体壮,喜欢出汗,身上气味大的要命,况且他有脚汗,他在办公室喜欢脱了鞋子他的汗味、体味实在实在太大了……

王喜欢音乐,没事就在办公室哼。他问我你会唱歌吗?你喜欢唱歌吗?他曾让小钱给他安个音箱,小钱没同意,小钱说办公室的工作电脑都不准安音箱。于是老王就经常独自哼革命小曲,玩手机听音乐,在办公室手机不时就放出来声音,他最喜欢《大海航行靠舵手》。我和他的不同在于,我也喜欢音乐,但是我不会在办公室听,在寝室听,我喜欢《心中有个太阳》,他喜欢《大海航行靠舵手》

——老王是个马大哈,主任有事走了,后面的窗子电脑开着,他也不过问,就让他开着,主任走后开着的电脑百分之一百都是我帮关的。老王他只关心他自己,好在学校比较安全。一次他值日,晚上我人已经到了操场散步了,看到天气要下雨,突然想到主任的窗和电脑老王一定没关,立马又折回办公室,果然如此,办公室的灯关了,门倒是上了锁,但主任的电脑依然亮着,后面的窗子也开着,如有大雨怎么得了?于是赶紧一一关好……我们是一楼啊。老王这人很精,他下班总要抢在我前头,他不愿锁门。
   
无聊时候,有几次我逗他玩,百试不爽,十点半或下午四点半,我故意把身后窗子一关,抽屉一合先弄点响声,他背对着看小说,立马条件反射,随手放下小说,起身拿起黑包就走人我看他兔子一样溜了就好笑,其实我并不急着走人,这时间点去吃饭实在太早,再说我还要关窗、锁门老王每每要把锁门的事交个我,哪怕是他自己值班时间,这让我有些不快有时我会起身五分钟出去突然转回办公室,这可能逮住正坐在主任位上用学校电话与家人煲电话的他,我逮住他好几次,抓的都是现行每次一进去,他就匆匆放了电话。老王爱占单位的便宜,我也很瞧不起这样的共产党员。还有几次,我默默准备好,不出任何声响,突然起身就快步走了,这时老王会不知所措,紧接着也会紧急起身,但是他可是要锁门了我快步走在前面,隐约听到他紧跟我身后“多多多”皮鞋声,真想放怀大笑!那个时刻,我的确很坏。在一个没有知己朋友可以随意畅谈的地方,逗人玩、穷开心,也是一种相互娱乐方式,谁说六十岁的人不会玩?

         一天, 老王犯傻,他托词受不了我和主任俩的,没经主任同意,擅自搬了一张小课桌到办公室,已有四张办公桌的不大的办公室加了张课桌算什么?主任到不快就说,办公室不是有桌子吗,公用的桌椅不能多占,老王不敢啃声,只是说办公室烟味受不了啊。他那知道,主任不快,因为主任也抽烟,而且烟瘾很大,是我三四倍,老王不小心又一次冒犯了主任。但过两天,他搬走课桌,又搬来一张大桌子一把新椅子,在不大办公室,他居然拥有有两张桌子两把椅子,老王上网时坐一桌,看小说时坐另一桌。主任见后讽刺他,王老师如果书放不下,我再给你腾出一个书橱,老王明白这是揶揄他,不敢吭声,我在一旁只好暗笑,这就叫自作自受,作茧自缚,自取其辱。老王不合群,在办公室不和人交流,偶尔会和主任附和一下,但是主任从此似乎不痛快他的为人,总是应付他,有一句没一句,话不投机半句多。主任一般喜欢和我谈心,主任没事了,先丢之一支好烟给我——主任是班主任口袋常藏好烟,周围办公室领导不抽烟,他们有好烟就送给我们主任,我们的主任在学校算元老级的,他的口袋常有《荷花》《和天下》《黄金叶》《九五至尊》……都是好烟,我抽主任的好烟,也不忘拍个马屁,说现在我能抽到这样的烟不易,主任总是谦虚说,你老抽的中华也不差啊……我俩一谈心,老王更加孤独,整天默默地进来,默默走人。老王不知道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已故副校长,也就是副科,那主任在职就是正科,县官不如现管

      老王心不在焉,常闹笑话,一天我们一起听音乐课,我和老王听了老师教授舒伯特的夜曲、圆舞曲练习曲,他可能课堂开小差了,也根本没看书,下了课,他居然就问授课老师,舒伯特那个地方人啊?他现在还在还好吧?音乐老师听后笑了,告诉他舒是外国人,而且是十九世纪的……站在一旁的我不敢笑,心里想,君子千万慎言啊,眼前舒伯特的孙子恐怕现在都不在了,你懂就别问,装什么葱啊?听课,小姑娘见老王先头走了,就颓然对我说,杨老师,对不起啊,我今天上课好紧张呀,其实我平时上课比这好呢。我说,你紧张什么?她说王老师说,这次听课关系到我们的编制呀……我听后很诧异,哪有这回事啊,这是莫须有啊   马上安慰她,王老师瞎说,就像他刚刚问舒伯特还好吗一样。我们听课也就是例行公事,也是正常的教学检查,不会影响你编制甚至一分钱,你放心就是,我们不会让你丢编失去饭碗。小姑娘听后开心笑啦。事后,我心想这个老东西在虐心呢,拿根鸡毛当令箭,你吓唬人家小姑娘干嘛,你真有决定她们命运的权?就是你有这个权利,也得与人为善,多种花少栽刺,与人一口饭吧?这种狐假虎威的做法是不是有些缺德噢!   ……那小姑娘从此就对我很尊敬了,远远见了我,五十米之外就会喊:杨老师好!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