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苇苇草

苇苇草

 
 
 

日志

 
 
关于我

先天不足,后天失调,注定了我难成一棵大树,甚至也成不了一朵月季花。我只是一根俯卧在黄土地上的细细的苇草。 苇草,纤弱可怜,一阵风,一口气,一滴水,也能让他毙命。但身为一根苇草,我毫不自卑……这芸芸众生其实也大都是草,最终大家也都将化作草……何况我还有着自己的尊严,挚情,思考? 虽然命运已赋予了我很窄的空间,我也无所谓!我常常仰望着天空,痴情地做着白日梦……既然我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那就尽力去拓展它的高度。 苇苇小草,凌风起舞……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邻居  

2017-04-10 11:38:59|  分类: 心灵牧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永明

我的邻居老王的毛躁,出了没让我省心过。一次,轮到他拟写一个视导通知,他不太熟悉电脑打字,就自己亲自一笔一划地书写,也算三易其稿,可惜有关被视导人的姓名会错三四处,就连那一张表格表头上竟然将“教务处”写成“教处处”,最要命的是他没给我看就一式几份分别上交几位领导了。我事后看到,好心告诉他某某错了,他找几遍还没找到,开始不承认,最后就发火,最最后还是逼着让我一一告诉他123错在哪了……一次次如此,有一天,我忍不住了说,老王啊,你是数学的,办事应该严谨一些啊,别让人看我们的笑话呀……他听后就不高兴,立马反驳我道:“谁能不犯错,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那————什么关系”是他的口头禅,这句话很能反映他的个人素养,他这种工作态度也真让我哭笑不得。我后来看到一篇文章,其中说一个人的修养取决于涵养,而涵养又取决于教养,我觉得这话很有道理的,老王身上表现出的一些问题可能还是教养问题。据老王吹嘘,他父亲文革前是个基层干部,每月拿三十几元钱呢,三十几元顶多也就是26级左右的干部。据我所知,但凡来自农村的工农兵学员都是红五类,不是贫农子弟就是公社干部子弟,因此在他们骨子里都有一种目空一切、老子英雄儿好汉的优越感——我是红五类,我怕谁?
    
我与老王难以合作共事的,因为特别斤斤计较。本来我们轮流值班,初高中一对一天巡视很好处理,为方便记忆我就提出建议:我们按单双号来安排值班,但是他不同意,他竟然提出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那二月二十九号,单月三十一号呢”?我说那,我按单号,你就双号,其实单双号排班也应该是最公平,北京自驾车出行,交通部门不就是按照单双号排的么?可是不知为什么,老王就是不同意,一定要一对一天,绝不让自己吃亏,也不让别人占便宜,当时我就感到很无语。可是按照他的说法排,遇到节假日,高初中不同步就很麻烦,因为你实在不清楚该去哪个年级了。比如按照老王英明安排,我周五是初中,周六是高中,那我下周一该去的是初中还是高中呢?每每遇到这的时刻,我就等待他的指示——先让他巡视,他巡视高中,我就巡视初中……因为就这样,我们值周每次还必须清醒记着,一次谁是谁,一次谁是谁,一次我不小心记错了年级与他碰了头,他居然就在走廊上当着学生和老师面对我怒吼起来,我虽然很生气,只能忍者,立马往后撤。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想到不久,他居然也弄错了,我就遵循鲁迅先生的教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逮住他错,也睚眦必报了为防止他再报复我,后来我就每次在笔记本上做了标记,以预防再犯错,我的确怕老王当众怒吼,彼此都没面子后来,我就心想,干嘛跟他斤斤计较计较,能忍就忍吧,合同结束,他回江西,我回安徽,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老王这人很自负,他常常自豪得意地说吹嘘,自他评特级之后,十几年来,他的中学,就没有一个评上特级的……我听后就笑着嘲弄道这不该是你的荣耀,应该你失职吧?那么你做特级教师的辐射一方,带动一方的社会神圣责任使命呢!他听后一愣立马不吱声啦。于是乎,我借题发挥一通,扶持后生应该是我们前辈的义务,就像我们老师与学生,总希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当老师一旦发现自己的学生16年来没有一位超过自己的,这老师就应该感到羞愧耻辱,他还荣耀什么我趁机又说,我本人混上特级之后,单语文这个学科,咱一个单位就评上三个,现在我们大市五县三区单语文这个学科每个县都一个而且大多数都是我从一级、高级、特级评委会上画过圈举过手的……看着年轻人们前赴后继,我正感到荣幸骄傲……奖掖后进是我们前辈的责任和义务因为教育教改不可能指望单枪匹马,谁也不能是救世主,教育改革也需要一个团队……

我真不清楚作为共产党员的老王为什么如此自私,公益的事就是这在他眼前,他决不去管,比如我们走廊的灯,他和老外一样,随手开后就不关走廊灯坏了几次,他和老外从不也不问;走廊卫生他从不打扫,他自己一团卫生纸在他门口能呆上两个月,任凭浮尘满地飞,他也听之任之又一次电工为老外修东西,在他门口扔了一只烟头,他看见后,居然就踢到我门口,我见后默默把烟头及灰尘清扫了一遍,我不会像他一样再踢回去…… 还有一次,他就是看见我在宿舍楼的公共走廊拎着三个拖把打扫卫生竟然也不说一句勉励我的的话,熟视无睹,扬长而去……,一次,走廊电灯坏了,我又去找电工电工急了说你能不能告诉让他们不点长明灯?我笑着说,我只能保证自己做到随手关灯,但我管不了别人因为我不是联合国秘书长,我管不了隔壁的荷兰人、阿根廷人、丹麦人、加拿大人,也管不了人家共产党人还是请总务处主任给他们打打招呼吧……就凭我坚持一年默默打扫公共走廊,随手关闭教室走廊甚至卫生间长明灯水龙头,请电工解决照明问题、多次拾起篮球场细雨中浸泡的篮球、多次批评学生践踏草坪、攀摘花果……这些举措,我就觉得自己的素质比他们外国人高,比老王高一次,我把他约到外边操场上,跟他坦诚,希望彼此谈惺惺相惜,加强合作。他学会放下已故副校长的架子,多些亲和,多些稳重,做事不要毛糙,努力把事情做圆满…不能坏了咱特级的名声……他根本听不进去,那黝黑黝黑的油葫芦上面的两道眉头一,抬头纹堆得老高,不屑一顾地说什么叫惺惺相惜?不就是不拆台吧我听后一下失语了,沉默了半天。事后我想,我们之间的距离在哪?那就在于,我想的是“惺惺相惜”,他想的是别拆台。
 
由于老王办事过于马虎毛糙,还喜欢自作主张越级打报告,有时让一二把手产生了矛盾。比如一把手要我们弄个全员教学调查,他跑到二把手处怎么这么一说,二把手又让我们搞个抽样调查,两位老板两种指示相冲突的,这弄得我们工作也很被动,由于领导两人意见不一致,我们不论按谁的意见办,都可能得罪另一个,出了力也不讨好,最后我还是主张按我国的组织原则,我们就照一把手的意见办了。全员调研工作量大多了,但是事后显然二把手不满意,因为我们没按他的指示办。
 
一天,老王突然心血来潮,非让我和他一起去和大老板办公室,要求再一部电话,就放在他的桌子上,我没理会他他就很不高兴。我想你我现在是谁呀?主任桌上有一部电话,你公事私事照打就是,现在的老板干嘛还要给你按部电话?你还把自己当副校长呢。老王的事比我多,和电脑维修人员、房间装修人员,后勤保管人员多次打交道,不时忘了自己现有的身份,常常抱怨:发给他的电水壶两次都是坏的,电脑员为什么把旧电脑给了他,修房间的没等他从街上回来就走了、服务员给他打的稀饭太稀……指手画脚、出言不逊结往往得罪了人家,背后说他坏话的不少。.我不敢保证我自己背后没人说坏话,但我敢保证我背后说我坏话的人不多,因为我一直很自律。
   老王是个不注意细节的人 
一开始,我还经常劝他注意点,比如在办公室晾臭脚,在办公室打鼾……后来讲多了不见效,我就裝痴沉默。他一晾脚,我就开窗、涂风油精、抽烟驱味
  因为老王,怕吃苦、怕吃亏、怕别人占他便宜,所以,我两往往很难顺利合作。我开始很纳闷,
我在四个单位工作过,单位人缘一直不错啊,为什么在此地,我偏偏和他处不好关系?是一山不容二虎?还是我度量不够大?后来读到一则文章,说了值得交往的人一定有着靠得住的九个细节眼神平静、交谈平和、谦虚谨慎、平等对人、注重细节、守时守信、坚持原则、豁达大度、负有责任。我读罢细细想来,老王这九点基本都做不到说真的,我整天和一位眼里充满戾气,喜欢斜视,交谈语气很凶、使用后的拖把抹布不清洗,动不动就动粗,喜欢以已故副校长自居,马大哈,不守时,过分盛气凌人过分自负,不讲原则,没有责任心人面对面坐着,他没事还给你找些事情,这些合在一起,真的无法接受,那责任肯定不在我

    一次老王有事提前回家了,第二天早读晚辅,他根本没在学校里巡视,他人根本不在学校,你猜怎么着?他居然头一天就在值班表上把第二天巡查的事一五一十写好了!那记录本都在他的办公桌上,恰好主任查个正着,他不知道,主任会经常查阅我们桌上的值班记录。反正那天主任十分恼火,当着我的面就发了一通脾气;老王胡干,我也跟着遭殃,我估计主任事后肯定报告校长了没谱的事,他也做的一板一眼和真的一样,这就是我对面的老王。老王性格的言行基本与我完全相反,我时时心里就这样安慰自己:世上没有两片一样的树叶,那人和树叶一样啊。所以君子可以和而不同,也可以不同不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不悦勿施于人,如此而已。我有时甚至还这样想:可爱的老王——他一定是上帝派来给我继续修炼恒心耐心度量的单陪教练 我既然看不顺眼,就说明我修养还欠火候……咱管不了别人,那只能自我修炼,什么时候见怪不怪,不气不揾不怒了,我人就到天地境界了。也好,今天我有老王这碗酒垫底,我将来什么样的人都能对付了——你不是老王吧?我还怕你?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