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苇苇草

苇苇草

 
 
 

日志

 
 
关于我

先天不足,后天失调,注定了我难成一棵大树,甚至也成不了一朵月季花。我只是一根俯卧在黄土地上的细细的苇草。 苇草,纤弱可怜,一阵风,一口气,一滴水,也能让他毙命。但身为一根苇草,我毫不自卑……这芸芸众生其实也大都是草,最终大家也都将化作草……何况我还有着自己的尊严,挚情,思考? 虽然命运已赋予了我很窄的空间,我也无所谓!我常常仰望着天空,痴情地做着白日梦……既然我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那就尽力去拓展它的高度。 苇苇小草,凌风起舞……

网易考拉推荐

余姚记事(18)  

2017-03-28 16:44:06|  分类: 心灵牧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王,是和我一起招来的江西老表,一般情况下,他负责理科,我负责文科,两人各司其职,倒也相安无事,若是惺惺相惜,相互呵护,则可以成为很好的同事和朋友,而且可以为单位做更多的事,因为我们没有什么利害冲突可惜,老王个性十二分地张杨,凡有机会就喜欢抢镜头,独领风骚。特别是老板、主任在场,他喜欢发表些不合时宜的高见,总要抢我一投地他看老板安排我在学校同事中搞了场讲座,他就强烈要求给学生报告,他的报告《怎样学习数学》没什么新意。我们俩轮流作视导报告,但是他作视导评价报告,纯从理科评判,全然不顾及文科的意见尤其是我提供的评价,他基本不看,于是他的评语比较偏些,评语中不乏一些事实依据不足恭维领导的话。比如凡是有职位的,他都逐一表扬,结果台下的群众对他的话很不感冒,背后拿他说事的人就多。由于做点评比较公允,既考虑文科,也考虑理科,就是评价理科方面,只帮他去掉一些浮词,基本采用他的意见,尽量做到客观公正,不偏不倚,所以我的报告虽未必得到领导欢喜,尤其是中层的认可,但是广大群众很信服。几次回合,他的印象分就下来了。背地里,大家纷纷说他固执不地道我是厚道仁义就连食堂买饭菜的大姐也这样

老王五短身材,不足1.61米,皮肤天生黝黑,若戴上安全帽,不用化妆,就是标准的山西大同采煤工。老王审美水平不高:他喜欢穿一套黑色西服,就是到了五月底,他还喜欢打个领带,周吴郑王的,全校就他一个。老王喜欢正装也没事,问题是他的个子不高,那西服偏偏大了一号,整个掉在在他身上,像是穿了件风衣,所以即使每天穿上去,根本就不够范。还有,他虽喜欢打着领带,可是所选的领带质量很低,颜色也俗一个是紫红的,一个是黑青色的(好像就是部队战士们通用),还有一个是蓝白相间的。试想一个160CM的人,剃着葫芦头,圆滚滚的前额上泛着黝黑的光,脑门上还有一个蚕豆大的老年斑,着一件大了一号的黑色西服,系一个一个质地不高的领带,再加上一件不是纯白的确良寸衫,怎么穿不出气质风度?据我观察,老王是全校唯一打领带的人;每每看他套着大了一号的黑色西装,在我眼前闪来闪去,我就想着笑。看着很不相称的衣服,我就想,虽然人要衣服,马要鞍,但是其实人的品位修养气质并不是衣服穿出来的,而是他日常的言行举止意识行为不时透露出来。譬如少女穿成少妇,教师穿成明星,就近似于妖艳怪诞我等平民凡人衣着得体干净休闲就行。老王不像我喜欢终年一套很随意的休闲服、休闲鞋。

老王的模仿力也蛮强,冬天,他看我戴了围巾,他也买一条,但是他似乎不清楚,那围巾一是防寒,二是防护,三是点缀。他的围巾不会打结在脖子上一下了三圈,最后剩的一点都塞进颈子下的衣领里,鼓鼓囊囊、搞得就像个煤矿工,很搞笑。

据我观察,江西老表老王有三精、三痴:公益活不干,对自己有益不放过,能表现颜值一定抓住至于哪怕身边水壶水开了,吱吱响,哪怕对面电话铃响几遍,他也稳得住,绝不起身。主任忙常不在办公室,老王身子重,那办公室的杂事,接电话、收信件,接受资料等,他不起身,我只能担过来。一把手每每打电话给我们主任,都是我接电话并记录,在汇报,常此以往,校长都知道拿起电话的是老杨,他常常不问是谁,直接跟我对话下指示了

江西人历来有种霸气,这一点我十五年前在国培班就亲身体验过,来自江西老表老王自然也不例外。虽说老王有个威震四海的大名,可以他的胸怀却不这样老王是个脾气相当暴烈的人,自尊过度,个性强,他的耳朵只听得好话,容不得别人半点批评,哪怕是一句玩笑。在我与他相处的365天间里,他的处世为人,他的气质、人品、治学,我实在不敢恭维。近二十年来,在我所认识的特级教师中,他的综合素质应该是最差的,也许江西评特级的条件就比其他地方低老王似乎并不具备特级教师应有的素养:良好的道德修养、深厚的专业素养、健全的人格、丰富的精神世界。一个人,自负、自我、自私、油滑倒也情有可原,因为不影响别人,一个人浮躁、专横、霸道就有点难以忍受,因为他容不得别人。我看到他就想到一个生活推理,自私的人一定很自我自负的人一定很张扬 粗俗的人必定会平庸 浮躁的人终将无术……

老王自我介绍,文革中大学生——工农兵学员最后一届——1979社来社去那届,在一偏僻县级小镇的中学当过副校长——管教研的,但是我在当地的校园网只查到他的主任职务工作报道原因可能是他任职时短,也可能参与没什么大的社会活动。当年出身农民子弟的老王因为一心就想生个儿子传代,可是二宝依然是女孩因为当年超生,两口子各被降两级工资,也许由此,他对社会方方面面就有不少本能的冷漠与抵触,常说牢骚话。文革中的工农兵大学生是个特殊群体,特殊的历史让他们拥有一种特殊的荣耀,也让他们体会了强烈的社会反差,因此从心理上讲,他们基本上都是今非昔比的守旧派,对改革开放严重不满的反对派。我所在的单位都见过这类人,客观的说,因为历史社会变革的原因,工农兵学员们的整体素质的确不高,业务上的就不说了,思想道德方面,他们一般都有些问题,他们封闭守旧,对改革开放普遍有本能的抵触情绪,也许因为如此他们也特别会经营自己,非常善于自我保护。老王刚来校就带着老伴考察了,校长问你们俩都在这里生活?他说胡说是,于是校长就给了他一个套间——两间房,校长问我来几个人,我实事求是说,家里有事,老伴来不了,我就一个人,于是校长就给了我一个单间。事实上老王的老伴来俩天就走了,于是老王一个人就住着总统套间,比隔壁的外教待遇还高,这就是他的精明之处。老王这人有上好滴虚荣。他刚认识就吹他的二在上海一家银行,拿多少少钱,他家有门面房两间,但他有意无意就是不提自己大女儿中专毕业照顾安排在老子单位教书的事……老王喜欢攀比,我们刚接识时,他就追问我工资多少担任过何种职务,经历如何,哪年评上高级、特级,甚至想要清楚我家有多少存款,要和我比试高低,……我很反感自己的隐私被曝光,但被逼急了,也就一二三淡淡一说。他又追问我家里可有50万,我笑笑不语,他又追问我家可有一百万。我急了就随口说,这年头谁家没有100,尤其像我这样家?他听后脸红了,就不再吭声了,再也不在我面前显摆了。其实100万,只是我随口一说,我把自己房子都折价算上了,老王他不吱声,我就猜想老王家除了房子,未必有100万。他们江西比我们安徽经济还差,更何况老王知名度不高,社会兼职活动基本没有,几十年也就是窝在一个地方啃老本吃平碗。后来我知道,老王也悄悄上网百度我,一次他不经意就说,老杨经常在电视台讲课啊?一节课多少钱啊?……大概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年龄、资历、阅历、社会兼职,都比不上我,以后也就不在我面前在显摆啦

老王教数学,智商之上应该不低似乎情商不高因为不明白自己充其量就是个小镇名流,也没见过县外的天地,他总是没把自己位置摆正,在他的潜意识里他还是“已故校长”,渴望着呼风唤雨老王大事糊涂,小事特精明,这与他的论年龄不相称。老王喜欢信口雌黄:他居然说报纸上的都是真的,网络上的都是假的他居然说名人成功后学术也就走下坡路了,老王虽是文革时入党的老党员,但他上网从不看政治、看经济尤其是文化教育这类东西,对课改基本无知。每天巡视归来,他整天就是端着一张《余姚日报》在字缝打磨时间,或趴在网上找公交线、旅游地,然后记在一张纸上,规划周末的旅游。2016.5教育部高考指标风波,南京、西安、武汉家长纷纷上访我和主任轻声再议,他居然大声就接了茬“我看大家就是要闹,应该早点闹!……”作为文革红卫兵的英雄气概顿时活灵活现,身为党员,他居然不知道自己就是明显的非议……,主任和我听后只是相视一笑,不敢接他的话茬,更不敢由他往远处说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