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苇苇草

苇苇草

 
 
 

日志

 
 
关于我

先天不足,后天失调,注定了我难成一棵大树,甚至也成不了一朵月季花。我只是一根俯卧在黄土地上的细细的苇草。 苇草,纤弱可怜,一阵风,一口气,一滴水,也能让他毙命。但身为一根苇草,我毫不自卑……这芸芸众生其实也大都是草,最终大家也都将化作草……何况我还有着自己的尊严,挚情,思考? 虽然命运已赋予了我很窄的空间,我也无所谓!我常常仰望着天空,痴情地做着白日梦……既然我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那就尽力去拓展它的高度。 苇苇小草,凌风起舞……

网易考拉推荐

余姚随笔(八)  

2016-11-09 12:03:26|  分类: 心灵牧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永明
    游西施故居

   一个周末,我决定去诸暨寻访西施。余姚去诸暨动车二十分钟样子,换乘公交到浣溪沙大桥站点也就二十几分钟样子

    浣纱女西施,是众所周知的我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相传,她在春秋晚期吴越相争的过程中,曾帮助越国消灭吴国。越王勾践与美女西施联袂演出的美人计,在中国已是家喻户晓的历史故事。然而,历史上究竟有无西施其人?退一步说,即使确有其人,那么她的身世下落又怎样?对此,长期有不同说法。关于有无西施其人的问题,目前存在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一种意见认为,并无西施其人,依据是记载春秋历史最详细、最古老的文献,如《左传》、《国语》等,都只字未提西施其人。《国语·越语上》描述吴越争斗的过程,只是说:“勾践女女于王,大夫女女于大夫,士女女于士。”还说越国饰美女八人去赂太宰嚭,太宰嚭如果帮助越国成功,“又有美于此者将进之”,根本没有提到西施本人。《庄子·齐物论》中记有西施,却是夏时人,与吴越相争中的西施,风马牛不相关。另一种意见认为,西施确有其人。其文献根据是《孟子》、《淮南子》、《越绝书》、《吴越春秋》等,诸书都说她本是苎萝山下卖薪女(或说浣纱女),天生丽质。勾践把她选入宫后,学习舞蹈礼乐,接受美人计后到吴国。她身在吴国心在越,终于完成计谋,使吴亡而越兴。
  说实话,我不太同意把西施当成女间谍之说,在一个男尊女卑价值观主宰的传统历史文化氛围里,人们偏偏喜欢把历史兴亡与女人挂钩,所谓红颜祸水,这其实是用来也开拓男人的过错的一贯伎俩。


    西施确有其人?假定历史上确有西施其人,那么她的下落问题,也是人们感兴趣的。据说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种说法。

    一,西施随范蠢隐居说。东汉袁康《越绝书》记载,吴亡后,“西施复归范蠢,同泛五湖而去。”明代胡应麟《少室山房笔丛》也有类似说法,以为西施原是范蠡的情人或妻子,吴国覆亡后,范蠡带着西施隐居起来。李白《西施》诗:“一破夫差国,千秋竟不还。”也认为西施跟随范蠡隐居。只是《国语·越语》和《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记载范蠡退隐的事甚详,而没有提及西施。

    二,被越王沉江说。《墨子·亲士》说:“是故比干之殪,其抗也;孟贲之杀,其勇也;西施之沈,其美也;吴起之裂,其事也。”《吴越春秋·逸篇》也说:“越浮西施于江,令随鸱夷而终。”意即西施在吴越争斗中,被越王利用,“狡兔死,走狗烹”,越王得意后,就把西施装在袋内沉入江底。

    三,不慎落水而卒。善良的人们并不希望西施这位无辜的弱女子有个悲惨结局,于是找出初唐诗人宋之间《浣纱》诗:“一朝还旧都,靓妆寻若耶;鸟惊人松梦,鱼沉畏荷花”为依据,认为吴亡后西施回到故乡,在一次浣纱时,不慎落水而死。此说似乎最理想,可是最缺乏证据。

   总之,围绕西施的说法很多,疑谜也不少,究竟哪一种说法既符合史实又合情理,我可弄不清,至于把西施说成是美人计中的女间谍,是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其中多少带有性别歧视,我更是绝对赞同的,我宁愿只知道越国有美女就行了,至于这位美女有多美,是否如范冰冰刘亦菲,也是需要我们去大胆合理想象的。

   由于是支线,车次较少,没得选择。早晨我去的车只能是普快K584,票价24元,180公里,两小时余十分,真不贵。回来时只有高铁G2334一班,依然一小时五十分,79元,同样的历程,坐高铁G2334,居然多花55,真不划算。但是穷人穷游,我只能选择这样的早出晚归,乘这班不算的车,好歹算省了一晚旅馆费去诸暨差点误了车,当天我有点心不在焉,结果把不曾去的东站错看成常去的北站,从学校旁乘40分钟公交赶到到火车站,到检票口验票时,检票员却告诉我应到东站乘车,这时离开车还有四十分钟,我立马跑向公交站,换乘班车,我其实本想打的去,后来一想打的起码二十元以上,这张火车票也就24元,就冒个险试试,真赶不上就算了,也许来得及呢。幸亏这里公交班次多,五分钟一班,从北站到东站要半个小时,到我进站,那里已经开始检票了,差一点没赶上这班车,好险。

  我好久不坐慢车了。慢车真不能坐,环境差、气味浓,人的层次不高,很嘈杂,服务不到位,广播也不清楚,上下站真处处小心,一不小心就会错过——因为列车员从不报站。从诸暨车站远在城郊,到西施故里,居然有一班直达公交车,还只要一元钱。火车站到景点讲的是十公里,也就半小时左右,诸暨公交站点稀少,不像六安,客流量大,但是公交行驶很快,半小时就到了。下了车,过了浣溪沙大桥,桥就到的地。浙江景点有条不太稳妥的地方保护主义规定,一般景点对本地游客免费,对外地游客收费,专宰外地游客,这样不好。西施故居自然环境本来就好,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幽雅,可是内部就有点杂乱,所谓的古街,其实是商品街,买的都是大路货,公园里居然还有书画展馆、一个别墅山庄,这有点不伦不类,与美女西施毫不相关公园里面的范蠡祠、中国名媛馆,所谓泰山寺庙都是现代版,也不值得收取那么多的门票钱,其间也只有西施故居值得看看,虽然里面的现代元素太多,也不一定就是美女真正的故地,我去时阴雨,游客不多,我是冒雨前来,本准备就地再买把伞,也许感动天地美女,我到景区时,雨水基本就停了。我在西施故居主要是臆想、漫步,而不是观景,因为西施故居的风景并不十分特别,商业气息太浓……一路烟雨,一路情,也很悠闲。

  在西施故居,我看到两对情侣在景地拍照,那两位姑娘长得都不怎么样,还矮小偏瘦,可偏偏每人要租一身脏兮兮邹巴巴的古装当西施,弄得很难看,活脱脱现代版的东施。小姑娘看到我准备给他们照相,很不好意思,羞答答笑吟吟跟着各自的男友从我身边一闪而过,我只顺手留了个背影,我真的不敢为他们正面留影!望着他们的背影,我就想在西施故地,全世界的姑娘千万得严肃庄重小心谨慎,最好本色素装简从,更不要穿高跟鞋着古装,因为你无论如何也不要妄想与西施仙姑媲美,否则一不小心就会闪了自己腰,成了现代板的东施!

  说起来,今天还真有点幸运,传说中的西施没看见,但我上下车也遇到了当代的美女,江浙一带大只因为水土滋润,纤细婀娜的美女比北方多。我上车赶忙找好座位就去打开水,迎面走来一位拖着箱子的小美女,款款而来,而且恰巧就坐在我的对面,容貌、身材、衣着,都很养眼,她居然也是到诸暨,这位女孩如果不是个子稍矮,几乎可以打95分。更巧巧的是,我回来下车时又遇到一位美女,身材高挑且微丰,她可以打98分。美人可目,不可心,所以不能盯得太紧。我只看了两眼,就赶忙看窗外的春天的风景去了,坐火车观光,沿途山水草木,田野庄稼,城乡人流也不错,一目十行。记得李敖一次在电视节目上,面对主持人提问,大言不惭说过,他心中的美女标准就五个字:高、瘦、白、秀、幼。我以为李敖自定的五个参照系数比较全面,缺一不可,但里面似乎还缺俩个:柔和雅真正的美女应该就是高、瘦、白、秀、幼、柔和雅。那么美男子们的标准是什么呢?我认为似乎应该是高大,壮实、智慧、大度、稳重、阳刚。男子的美,更多的应该不在外观面,而在内在度,在于阳刚。女子的美应该多在在于外观面的可观,即使是气质,也应在于阴柔。男子的美不在可观,在于可感,我不会欣赏那些貌似可敬、实则可畏的女汉子,我也不欣赏那些娘娘腔的韩版小生。女子如水,男子如山;女子如荷,男子如松,这是我个人的审美标准。我绝不是不是大男子主义,我只是一种传统审美观的捍卫者。我在诸暨车站候车改签票时还看到一当代女子,从背后,不是细辨时髦的衣服样式,你简直不知道他是女性,三十几岁的他剪着短发就在我前面,手里拿着苹果5。我说你怎么不去自动机处买票啊,那多快啊,可是他居然说他不会售票机操作,我听后很失落,怎么现代的女子居然不会自己去售票机买票!诸暨车站不大,也没考虑到客流,没有专用的改签窗口,售改合一,而且只有俩个窗口,这样虽然省了员工经费,但麻烦了广大旅客,很不合理。

   坐车上,我还在想:游西施故地,我们需要充分地臆想,而不能是实地考察,更不能是历史考证。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